关灯
护眼
    “上车。”戚耀明笑容灿烂的说。

    沈郁青错愕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车子太过扎眼,身边的人又太多,指指点点那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上车。”戚耀明的心情似乎很好,并没有因为沈郁青的反抗而有丝毫的不悦。

    沈郁青翻翻白眼,懒得理他,扭头便走。

    他开的极慢,又是下班的高峰期,后面的车子如疯了一般的叫嚣着,一时间,马路上喇叭声此起彼伏,闹的人耳朵都发疼。

    “你干吗一直跟着我啊。”她恨恨的一跺脚不得不停下脚步。

    “上车。”他还是雷打不动的这句话,但是又简洁明了的不容人拒绝,“我是来接你下班的,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为了避人耳目,沈郁青无奈的只好跟着上车,只是上车之后她便发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戚耀明会知道她在这里?

    他耸耸肩,避而不谈,只是微笑着说:“既然你找到工作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庆祝一下?”

    听着他理所当然的语气沈郁青有一瞬间的哑然,最后索性闭嘴不语。戚耀明见好就收,立即吩咐司机往指定的方向开去。

    沈郁青实在不想用小人之心揣度戚耀明,但是现实又逼她胡思乱想。

    低垂着额头遮住大半的心思,戚耀明蹭了蹭她的胳膊,她紧张的缩回来瞪着他:“干嘛?”

    “你就不能跟我说说话?”车内就三个人,他总不能一直找司机说话吧,可是沈郁青又像个闷葫芦似地,实在让他很郁闷。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谁说没有的。你可以跟我说说你工作的情形啊,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那里的人对你好不好?”一时之间,戚耀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巴,洋洋洒洒的问了一大堆。

    沈郁青的眼神顿时眯了起来,放射出一道冷光注视着他。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戚耀明一摸自己的脸,没问题。

    沈郁青浅笑,似是纳闷的问:“我怎么感觉你在监视我?”

    “我……我哪有啊。”戚耀明一整自己的衣服,目不转睛的回看着她。

    四目相对,沈郁青率先转开了目光,继而轻声道:“也没什么,就这样吧。”说不上多坏,但是也说不上多好。只是眉宇间的那一抹轻愁更甚。

    为了这件事情,她必须放弃白天的好几个兼职,但是这个工资也不知道有多少,她感觉心头沉甸甸的。

    车内一时沉默下来,他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与涌动,但是却什么也不能说:“到了。”他突然笑着拉住了她的手,强行将她拖出了车外。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沈郁青看着街道上五光十色的霓虹闪烁,街头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如潮水般涌过,顿觉一阵反感。

    她想甩开戚耀明的手,谁知他却更加用力的一紧,回头勾出笑意:“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别这么着急走啊。”

    她几乎是被他拖着走,但是在人流如此密集的地方,他却尽量将她护在身侧,来来往往的人没有挤到他,倒是他自己,被推搪了好几下,疼的齔牙咧嘴。

    沈郁青微微抬头,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下巴刮得干干净净,劲瘦的身材却不至于坚硬,反而有一股热源从她的手心传来。

    沈郁青忘了上一次到底是什么时候曾有人这样牵着她,伴着她,走过这拥挤的人流,恍然间,她的眼眶被一股酸涩莫名的**了。

    “你哭了?”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庞。

    沈郁青如受惊的小兔一般惊惶的退开,站在一米开外看着他。

    戚耀明的手还僵硬的停在半空中,微微蜷曲的指尖还停留着曾经的温暖。

    热闹的街头,他们两人的对立显得突兀而沉默。

    “我……”沈郁青也感觉到了这样的尴尬,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摇摇头。

    戚耀明不甚在意的放下手,自然的拉过她的胳膊道:“快点进去吧,不然就晚了。”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给了沈郁青强大的冲击力,她怎么也没想到戚耀明竟然会带她来游戏厅?看着别人坐在位置上奋力厮杀,脸上满是激动的表情,沈郁青却没被感染。

    “快点,我们进去。”戚耀明找准了位置,拉着她便往里面闯去。

    他推开重重的人群,沈郁青有些头晕脑胀,站在原地与他僵持着冷声道:“戚耀明,你玩够了没有,到底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不喜欢这里,你要玩自己玩吧。”她的声音很响,可是依然被淹没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

    “我带你来这里放松一下啊,看到没有,那里有个哈雷摩托车,店主说了,谁要是能打赢这里的擂主,就可以开走他!”顺着戚耀明的手指看去,沈郁青果然看到安静的停在橱窗内的线条流畅的摩托车。只是这样看看就能感觉到它散发出来的霸气。

    “那又怎么样,你要的话自己去玩,别拉着我。”她语气生硬的拒绝。

    “喂,我的手是因为你才弄成这样的,你不会想这么不负责任的就走了吧。”戚耀明索性使出杀手锏,果然成功的阻止了沈郁青离开的脚步。

    “这就对了,快点,我们去玩,很简单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他笑得很是奸诈,然而纵使心中千万个不愿意,她也无法真的撇开他不管。

    戚耀明拉着她走进了最里面,挑战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也不知道戚耀明用了什么法子,竟然抢到了最前面。沈郁青惊愕的看着他在那里熟稔的与人商量,然后将她往前面一推,道:“就是她了。”

    “她?”沈郁青听到有人用很不屑的语气哼了一声。

    她不由的绷紧了脸。

    虽然从小到大她都没用玩过这个东西,在这里玩的也大多数都是男孩与男人,鲜少有女孩子,但是并不表示她不行。

    戚耀明微笑着点头说:“是啊,就是她了,怎么样,要是你怕的话现在就宣布比赛结果吧。”

    “戚少爷,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是怕你输了没面子啊。”那男人嚼着口香糖,头发染得很黄,沈郁青有些受不了的别开眼。

    嘈杂的声音太响,有些震耳欲聋。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废话少说,现在就开始吧。”戚耀明笃定的催促道。

    “好,那就现在开始吧。”那男人也不废话,直接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给沈郁青。

    她还没了解一下规则呢,现在就比?

    “三局两胜。”戚耀明又拍他的肩膀补充。

    “戚少爷,你不是不懂规矩的……”那男人在戚耀明的眼神下悻悻然的闭嘴,“得得得,三局两胜就三局两胜吧。小姑娘,你懂这摩托的规矩吗?”

    自然是不懂的。

    戚耀明挥挥手:“我给她解释下。”

    规矩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沈郁青听得懵懵懂懂,没有亲身实践过总是有些模糊的。不过还是勉为其难的点头:“差不多了。”

    “行,那就开始吧。”戚耀明的眼睛里顿时放出了亮光。

    “先说好,要是我帮你这次比赛,我们就算两清了。”沈郁青心中始终挂怀着这件事情,趁机提出此要求。

    戚耀明想了想,便欣然点头。

    沈郁青动作帅气的跨上了摩托车,说实话那一瞬间她的动作漂亮到无懈可击。冷酷的表情,凌厉的眼神,她比专业的车手还具有杀伤力,原本不看好的人的兴致也慢慢被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