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在朋友家,准备回去了。”沈心妍连忙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在外面过夜?别被人占便宜了,要守身如玉,洁身自好,懂不懂?”林景兰叮嘱道。

    “好好好,妈,我爸喊你呢,你们玩去吧,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沈心妍赶紧结束视频通话。

    秦正阳站在房间门口,笑望着她,“你守身如玉,洁身自好了吗?还应得这么爽快?”

    “都怪你,总是引人犯罪,让我把持不住。”沈心妍小跑着扑过来,然后挂在秦正阳身上,“饭后做点有益身心的运动吧!”

    “你真不害臊!”秦正阳亲吻她一下,“小饿狼。”

    “那你要不要?”沈心妍在他唇上亲吻一下,“我爸妈后天就要回来,我明天就得走了,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回来了。”

    “这么快就要走,我舍不得。”秦正阳紧紧抱着她。

    “今晚决战到天明。”沈心妍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你这个小色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色。”秦正阳笑了起来。

    “你不喜欢吗?”

    “喜欢!”

    “喜欢还装什么纯。”沈心妍就是这样的性子,爱得轰轰烈烈,像烟花般绚丽。

    可正是她这活力满满的样子,深深地吸引了秦正阳。

    为了跟她在一起,他公开了自己私生子身份,也做好被骂的准备。

    谁让他爱惨了她呢?

    秦正阳的手机里,给沈心妍的备注是:我最爱的小妖精。

    是的,她是他最爱的那个小妖精,爱得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永远不分离。

    阳春三月,沈一霆与温馨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五月,顾宁婉与明铮举行了婚礼。

    七月,沈心甜与容磊举行了婚礼,秦正阳和沈心妍是伴娘和伴郎。

    九月中旬,容修和顾宁天正式入学攻读博士,但是什么时候能毕业,这个看人。

    有人两年就博士毕业了,有人四年还没毕业。

    但是这足以让容修炫耀很久了,当年他跟苏木签的协议里就写着,只要他考上博士,苏木就跟他交往。

    于是国庆节,他就回国了,要苏木兑现诺言。

    “开门,苏木,我知道你在家。”容修就这样进出自如,混到了苏木家门口。

    苏木气结,保安都是虚设吗?

    她不知道,是沈一乔早早打过招呼,让物业放容修上楼。

    “大晚上的,你来我家做什么,有事明天说。”苏木不开门。

    “我读博了,你说过跟我交往的。”容修在门外喊道。

    “我说的是博士毕业,不是在读博士生。”苏木抵赖。

    “不对,当时协议上写的就是考上博士,我在读,就算是考上了。”容修纠正道。

    “反正没毕业,就不算,我不跟小屁孩交往。”苏木没好气地说。

    “嫌我小,可是你把我扑倒的时候,却没有手软。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嫌我小?”容修在走廊里大声喊道。

    苏木立即把门打开,将他拉了进来,“你闭嘴,这么大声,是想让所有人都听见吗?”

    “谁让你不开门,你耍赖,吃了不认账。”容修把她抵在门上,不让她离开。

    “你闭嘴,跨年夜那晚,我们都喝醉了,那能算吗?”苏木激动地说。

    “做到天亮,不算吗?如果说开始你醉了,后半夜呢?后半夜你明明是半推半就,你是喜欢我的。”容修直接揭穿她。

    苏木红了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跨年夜那天,大家都有伴,只有她一个人过,所以对容修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个臭小子长得太好看了,她真的不是坏女人,只是没控制住而已。

    事后,她也很后悔,可是没办法,做都做了。

    “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人……唔……”不等苏木把话说完,嘴就被吻住了。

    后面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她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最可耻的是,她居然很享受。

    她爱上一个小男人带给她的快乐,她觉得很羞耻,可是该死的就是喜欢。

    “你不喜欢比你小的男人,确定?”容修在床上逼问她。

    “不喜欢!”苏木嘴硬地说。

    “可能是我还不够努力。”

    “不不不,你已经很努力了,真的。”

    “那你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