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沈茉痛哭流涕,匍匐着爬到了季永年的面前苦苦哀求。

    季永年却只是一扬下巴,就命令一边的王助理抓住了沈茉的下巴,迫使她张大嘴巴。

    沈茉绝望地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季永年。

    刺鼻的味道越来越近,沈茉眼睁睁的看着季永年拿着东西就要往她嘴里灌,她拼命别过脑袋不去味道这股刺鼻的味道,哑着嗓子问:“这、这是什么?”

    沈茉害怕极了,季永年冷声道:“这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药,只需要一滴,哪怕是碰到你的口腔,你也活不了了,它会腐蚀你的气管,你的心脏脾肺,一点一点,让你享受折磨,十几天后再死去。”

    季永年的一番话,就连王助理听了都忍不住咂舌。

    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怕的毒药?

    沈茉更是害怕到了颤抖的状态。

    季永年却继续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下子就死掉,等下我喂你喝了毒药,会送你去医院洗胃,到时候媒体会争相报道,你是因为被祁和泽甩了所以想不开,喝了毒药。”

    “而你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会一点一点,被毒药蚕食,我也会安排很多记者轮流进来,记录你的惨状,当然了,你也会因为喉咙被腐蚀,无法说出真相,甚至只能靠呼吸机活下去,他们将会见证一个伟大的影后,是怎么一点一点失去生命力。”

    “不!不!”

    沈茉撕心裂肺的喊着,这样的死,比杀了她还可怕,她不要变成丑八怪的模样,然后在全国人的注视下痛苦地死掉。

    她奋力抵抗着,却还是被王助理钳住,接着季永年用针管,将毒药喷到了沈茉的喉咙管里。

    哪怕只有几滴,也足够致命。

    被喂了毒药的沈茉挣脱束缚,用手指扣着喉咙,只希望能把胃部的毒药呕出来。

    然而她呕出来了很多清水,还是能感觉到喉咙很快有灼烧感蔓延。

    “救我、救我……”

    沈茉继续往季永年面前匍匐,她哭着哽咽着,鼻涕眼泪齐齐往下掉,“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差点忘了,万一你要自杀该怎么办?王助理,把他的手废了。”

    王助理听到这里,完全不加思考,直接上去狠狠地将沈茉的胳膊折断。

    沈茉直接疼晕过去。

    王助理看着躺在地上,如同垃圾一样的沈茉,低声道:“老大,她晕倒了。”

    季永年淡声道:“晕倒?那就趁机给她洗干净,穿戴整齐一点,然后,找媒体发布,就说沈大明星为情自杀,正在抢救。”

    “是。”

    沈茉是被痛醒的。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周围围着一圈记者,她的手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周围一群记者叽叽喳喳。

    “沈大明星真的是痴情,祁少实在是薄情寡义。”

    “是啊,沈小姐实在是不值得,看来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所以喝这种毒药,这种毒药据说哪怕是碰一滴,都无药可救。”

    “太可怕了,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

    沈茉一双眼睛蓄满泪水,她看着众人,很想告诉她们,不是她要死,是季永年,是她要杀了她,是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