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九执盏,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继续品茶,似乎从未说过话一般,只是,一杯茶饮尽,祭的隐忍功夫终究是不如混迹商场的苏九,随着舌根上苦涩褪尽丝丝甘香回返,他放下茶盏起身,俯视着苏九,“苏九公子,在下向来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也有一句话相送,苏公子若不爱听,大可当在下话出成风,一过而散。”

    “请讲。”

    “苏公子如此善于揣度人心,岂不知,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之道,无论男女,贵在信任?”

    苏九闻言,眉间一凝。

    祭说完这句话,拱一拱手,一个人离开了。

    人走茶凉,苏九最终放下手中早已凉透的茶,凝视着眼前这杯颜色变得深沉的茶汤,信任么?

    小琦,信过他吗?

    摩挲着茶盏杯沿,苏九突然端起凉透了的茶盏喝了一大口,从嘴里到胃里,冰凉的苦涩一路划过,正如他此刻的心情,窗外忽然传来嘈杂的声音,苏九蹙眉,扫了一眼,是两个苗人抱着个什么东西,脚步匆匆的进了对面的吊脚楼里,其中一个苗人隐约像是阿雅,莫名的,苏九的心漏跳了一拍。

    “苏甲!”

    苏甲应声推门而入,“主人。”

    “你暗中探一下她现在……算了,”苏九话说一半收口,“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苗人对汉人很防备,属下打探不到蓝鳞胎记,可是属下意外打听到一件事情,那个叫阿雅的苗女,降生的时候,整整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

    “阿雅?”苏九嘴里念着这个名字,目光再次落在窗外路对面的吊脚楼上,苏甲看着苏九孤寂的背影,不忍心的开口,“主人,或许是巧合也说不定,就算是……也许,罗姑娘也是有苦衷的……”

    苏九依然默不作声,只是,眼底的阴郁之色浓郁的要漫出来一般,好一会儿才慢慢褪去,“你下去吧。”

    苏甲微微犹豫了一下,“是!”

    关上窗子,苏九再次坐下,久久的盯着眼前已经彻底变成深褐色的茶汤,沉默下来,直到透过窗隙的光慢慢退去,夜幕降临,苏甲端着饭进来,苏九也没有回应,苏甲只能将饭放下悄声退出去,而此刻,窗外对面的吊脚楼那边,沈沐阳和阿雅一边一个,扶着罗琦,趁着夜色慢慢朝着苏老的吊脚楼走过来。

    “总算是到了,”阿雅满脸担忧的神情略微松了松,“我真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