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而此时,方飞浪完全没注意到周围其他人的表情变化,一门心思都在找那三副中药。

    比起名牌包包,他那三副中药才是真正的贵重礼物啊!

    “哎!哪儿去了?我记得放在里面了?”方飞浪一边念叨着,一边专心致志地翻那三包中药,该不会被老婆扔掉了吧?

    “原来在这里!”

    方飞浪从另外一个手提袋里,摸出那三包中药,毕恭毕敬地递到李翠芳面前,“妈,这是我特意为你抓的中药,专门治你的暗疾!保证一副见效,三副去根!”

    赵钱孙听他这么说,第一个笑出声来,“我们家最不缺的就是中药啊!姨奶奶的中医院、小姨的制药公司、我的连锁中药房,全都是和药打交道的!什么药找不着?您这是故意搞事情?”

    一旁客座多时的周冰倩,也跟着煽风点火道,“祝寿送药,这是巴不得老寿星生病!真是太不像话了!让人实在看不下去!”

    宁若冰秀眉深锁,有心站出来圆场,又恼方飞浪擅作主张,坚持送药。干脆,坐在一旁生闷气,一言不发。

    李国祥怒容满面地看向方飞浪,猛地一拍桌案,“看你文质彬彬的,怎么心中没有半点礼数?太过分了!我外孙女怎么能嫁给你这种人!”

    “爸!别生气嘛!”

    李翠芳绿着脸,从方飞浪手里接过药包,随手放到一边,还不忘替女儿圆回脸面,“我这姑爷子,在医院里是出了名的医痴,脑子里全都是治病救人!这不也是替我着想吗?有心了!”

    老爷子发脾气,也就他的宝贝女儿李翠芳敢出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再多言,生怕跟着吃瓜落。

    方飞浪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老爷子先别发脾气,听孙女婿把话说完!奢侈品虽好,却不能延年益寿,治病解忧。我送的这三幅中药,对身体大有裨益,是治病解忧的良方!我认为送礼就是送健康,这中药可比名牌包包更能体现我的心意!更何况,这方子天下无双,当世神医也开不出来!”

    “哦?我李家乃医药世家,我亦是行医多年,小有成就。你不妨把你的方子说出来,给我们大家听听,看看是不是真有你说得那么绝!”

    李国祥冷着脸,看向方飞浪,对他的夸大言辞,没有半点信任。

    方飞浪耸肩,眼神平静的望着李国祥,“当众讨论病患的病情,不符合医生的职业操守。除非她老人家首肯,否则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李国祥转头看向女儿李翠芳,表情耐人寻味。

    怕女婿当众丢丑,李翠芳忙圆场道,“爸!我都说了小浪是医痴,他有自己的行为标准!您老的考验,早就被他看穿了呢!”

    说完,拿起那个价值不菲的紫色锦盒,强行转移话题道,“让我们一起看看,赵钱孙送的什么补品!”

    宁若冰自始至终没吭声,周冰倩和赵钱孙对方飞浪的针对,都被她看在眼里。好在母亲一直维护老公,也用不着她出头。

    她只是想不明白,这俩人为啥非揪方飞浪不放呢?

    同样是送药,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方飞浪就有问题?

    带着诸多疑问,宁若冰下意识瞥了方飞浪一眼。二人对上视线的一刻,方飞浪灿然一笑。宁若冰下意识用手扇风,怎么忽然就热起来了呢?

    这男人的笑容,怎么那么好看!

    “姨奶奶,为了给您送点像样礼物,我从前年开始琢磨,天南海北都跑遍了,才找到这绝世罕见、重金难求的宝贝!”

    赵钱孙一脸志得意满,摇头晃脑道,“不是我吹嘘,您绝对喜欢!”

    “姨奶奶知道,你最有孝心!”

    李翠芳笑吟吟地打开锦盒,笑容瞬间凝固,伴随着一声惊呼,“我的天啊!富贵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