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四人马上凑过去一看,只见水面上出现了一个漩涡,漩涡还在不停地扩大,一圈一圈的看得四人眼前发晕,只是还没来细看清楚下面的情况,船就已经开动,并且是最快的速度远离洞口所在的水域,一气就开出十几里地。

    “你们干什么,宫姑娘还没有上来呢。”简洛见使者抛下陌桑不管,一脸愤怒冲他们大声吼叫。

    其中一名却使者慢条斯理道:“刚刚容华郡主说过,一旦水面上出现漩涡,我们就马上断掉绳子,迅速开船离开这片海域,在不太远的地方等就行。”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可不妥当。

    简洛气得真想把两名使者扔进海里,可刚刚陌桑确实是这么叮嘱人家,是他自己太过紧张才会如此失态。

    眼下他们只能等,等前面水域恢复正常后,再过开船过去寻找陌桑的下落,希望她只是在洞中躲避水流,而不是被困在洞里面。

    远处的海域上,十四艘战船,已经跟前方一艘战船对持大半天,依然没有任何结果,两双方都等得有些不耐烦时,突然一个惊悚的声音响起。

    “殿下,出口正在变小,一定是我们设下的磁场出了问题。”

    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看向海面上出口,它正以肉眼可见手速度,在缓缓地关闭。

    出现这种情况,宫悯和若初也是一脸震惊,他们一想就知道是谁干的,除了她没人知道破坏特殊通道的秘密,也没人能如此神速找到特殊通道布下磁场的位置。

    想到这里,宫悯冷静道:“若初,速战速决,我得去找桑儿,她可能会有危险。”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对方大声道:“殿下,我们上当了,他们为了拖延时间,故意派出一艘战船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背地里却派人破坏我们的磁场,破坏了我们好不容易开开辟的通道。”

    若初盯着前方的船队,心里早有了决定,淡淡道:“大半天了,我们的人差不多到了,这里有我盯着,你去吧。”

    宫悯最后看一眼渐渐关闭通道,走上甲板,让人放了一艘小船,带着赢戈以及一名使者,再要了一份海域图,就开船前往……前往未知的海域。

    宫悯也不知道陌桑在哪里,只能凭感觉走,小船毫不犹豫地驶向对方向的船队。

    若初也不理会宫悯安危,就直接打中对方两艘战船,两艘船上的人顿时就陷入混乱中,宫悯的小船乘机旁若无人地驶过。

    “岂有此理。”

    其中一艘战船上,一名三十出头,穿着蟠龙皇子服的男人失态地大声怒喝。

    他却不知道,绝然相隔很远,他的声音却能清楚地落入对方耳中。的声音刚落,所在的船在一声巨响,开始剧烈的震动,船身正迅速的裂开,大量的海水灌入船体内,船上众人又再开始忙碌。

    若初却像猫抓老鼠一样,不马上弄死那名皇子,而是他逃到那艘那战船,他就打那艘战船。

    看着那皇子一次又一次地狼狈转移,逼得他不顾一切地下令道:“冲过去,撞沉他,撞沉那艘战船,本殿要把那艘战船拆掉,把上面的人也一个个拆掉。”

    盯着朝自己冲来的十艘船,若初露出一丝玩味,半晌才淡淡道:“就等你冲过来,你过来了,宫悯才有机会救陌桑。”

    “公子,现在该怎么办?”

    站在身边的手下问,虽然炮弹很是厉害,可是十艘战船同时冲过来,他们还是很有压力的。

    若初不以为然地笑道:“论速度,谁能快得过我们;论船的硬度,谁又能硬得过我们。怎么办?就撞沉一艘给他们瞧瞧。”

    闻言,那名手下愣了一下,马上去传若初的命令。圣焰十艘战船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本以为对方会后退,不想对方却主动迎上前,并以比他们更快速度,直接冲向皇子所在战船,急得皇子大声叫骂。

    两艘战船快要撞上的刹那间,若初的战船微微一偏,两艘战船擦着船身而过。

    圣焰大陆那艘战船上硬生生被若初他们挤得侧翻到一边,船上众人顿时大乱,有人吓得不顾一切地往海里跳。

    就在众人急着往海里跳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快要翻沉的大船上,从一大堆人中拽起一个人就迅速退走,迅速落在疾驰而过大鸿战船上,其他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战船最终并没有翻沉,众人暗暗松一口气,忽然有人大唤道:“殿下,殿下,你们谁看到殿下,谁知道殿下在哪?”

    船保住了,人不见了,船上众人再一次混乱。

    而在距离他们不远,若初看一眼地板上,还没有回过神的,圣焰大陆上某国皇子,似笑非笑道:“欢迎参加大鸿皇朝的战船。”

    距离此处战场不过一百海里远处,宫悯发现了一艘小船。

    看到船上的都算是熟人,马上把船靠上前,大声怕道:“你们坦白告诉我,桑儿是不是在这里?”

    宫悯一上前,就追问陌桑的情况,看到船上的简洛和沈若尘,他就知道陌桑在这里,可是她此时却不在船上。

    船上四人很尴尬,简洛却犹豫道:“宫姑娘在海里,她在下面。”

    使者马上翻译,宫悯面色骤然大变,一把拽着简洛的衣领,把他拽到面前问:“什么海里下面,你给我说清楚。”

    简洛只得详细地说一遍,不等使者翻译完,宫悯就一跃而起,踏着波澜不定的海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十几里外,陌桑目前所在的海域。

    漩涡依然不停地转动,在漩涡中间隐约能看到一个洞口。

    宫悯想想都没有想就跳进去,心里暗道:“桑儿,这次我不会让你独自面对困境。我来了,你等着我,我们要一起回家,还要一起带殊儿游历红尘,走过千山万水,一起守着十里竹林。”

    洞内的水流很急,就像是要把大海的水都吸到下面。

    宫悯顺着水流往深处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看到一丝丝微弱幽绿的亮光,隐约有一道身影在飘动

    看到这一幕,宫悯不顾一切都游过,看着闭眼眼睛失去知觉的陌桑,心里叫喊着:“桑儿,你要撑住,我马上就过去帮你。”

    这次他们终于可以并肩作战,共同面对同一个困难。

    宫悯冲过去第一时间把陌桑紧抱入怀里,额头上有一处红肿,应该是撞到洞壁,好在还有心跳,还有心跳。

    他来不及庆幸,俯身渡了一口气给陌桑,想要带她出去时才发现,陌桑腰上缠着一条手臂粗的铁链,直接转动她手上的龙镯弹出墨剑,毫不犹豫地砍断铁链。

    就在墨剑挥下瞬间,陌桑蓦然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他,张口大声叫:“不要……”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铁链砰一声断掉,就听到一声深重的巨响,似是什么东西往下面掉。

    海水猛灌进她口中,陌桑也来不及处理和解释,拉着宫悯迅速往外洞口外面冲。

    顺流下来很容易,逆流而上……

    宫悯把她抱在怀里,带着她往上走,水流没有影响。

    洞口开始震动,陌桑用传音入密道:“夫君,山洞要塌了,你要多加小心。”

    震动越来越激烈,上方不时有石块从上面掉下来,顺着水流冲下来,不仅没有缓解石块的冲激力,反而加快落石的速度。

    他们不能用力把石震开,只能不停地闪避。

    情况对他们很不妙,必须马上离开这个海底洞,不然他们将永远被埋在海底,她还想看女儿一眼。

    正想着如何能尽快出去时,感觉到动了她一下马上抬起头,就看到宫悯额头上有一抹微光,马上明白他的用意。

    调动真气,她的宫印马上显现出来,耳朵里响起一个细小的声音:“桑儿,以我们的全部修为,再同时动用部分宫印的力量,一定能顺利回到海面上,别怕!”

    陌桑依言而行,动用部分的功印的力量,两股力量合在一起后,竟然直接把落石激碎。

    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作,同时动用宫印之力,没想到两个力量合在一起会这么可怕,眼落石对他们没有影响,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洞口。

    离开洞口后,宫悯想马上冲出水面。

    陌桑连忙拦着他,这样冲出去他们受伤的,只能慢慢浮出水面。

    当他们一浮出水面,陌桑气不及喘就大声道:“夫君,我们快走,让大家也快走。”

    宫悯没有问她原因,抱着她跃出水面,飞快地朝不远处的船,落在船上,陌桑马上道:“快开船,大家得马上离开这里,这片海域要出事了,我快走。”

    船开动了,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离开了那片海域。

    陌桑长长松了一口气,抓住宫悯的手道:“夫君,我好像闯祸了,闯大祸,很大很大的祸。”

    “别怕,我在。”宫悯把陌桑抱入怀里,先脱自己的衣服,发现都是湿的,拭去她脸上的水道:“赢戈,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先给夫人披着。”

    赢戈正要脱下外袍时,一袭红色的斗篷飞了过来,宫悯连忙伸手接住

    宫悯替陌桑披上斗篷,紧紧抱着她道:“没事,不管你闯了多大的祸,夫君都会为你顶着。”

    陌桑整个人都在颤栗,抬头看着宫悯,一脸担忧道:“怕是你顶不住,中洲可能会消失,大家可能回不去了,人家还要见殊儿……”

    宫悯以不为然,笑笑道:“不是你消失就行,我会带你回去见殊儿,殊儿也很想念娘亲,从会说话起就一直问我,娘亲在哪里,为什么不抱抱她,为什么不唱歌哄她睡觉,给她故事,陪她玩。”

    “你怎么告诉她?”陌桑迫不及待想知道女儿的事情。

    “我告诉她娘亲比较笨,得要去一个地方学习怎么当娘亲,怎么给殊儿唱歌、讲故事,学好了就回来陪殊儿。”

    宫悯用女儿分散陌桑的注意力,就算是天大的祸也由一力承担,中洲如果要消失那就消失,只要是不她再次消失,就算天下消失也没关系。

    照顾孩子不容易,照顾初生的婴儿更不容易。

    陌桑可以想象他的艰难,就听到赢戈道:“夫人,您不知道,自从小小姐接回来后,主子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他人之手,就算是老夫人来了,也只是抱抱逗着玩,夜里还是要跟回主子的。”

    “真是难为夫君了。”

    陌桑心疼地看着宫悯,面带笑容道:“等回去后,孩子我来带,夫君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宫悯不以为然道:“这算不得什么,你孤身上在外更加辛苦,吃得苦头也一定比我多。你先运功烘干衣服,再染上风寒又要吃苦头。”

    “你也是。”

    陌桑不忘提醒宫悯,同时开始运功烘干衣服。

    以她的修为,烘干衣服不过是小事,不消一盏茶功夫就浑身清爽干燥。

    从地上站起来,回身看着那片海域,淡淡道:“夫君,方才那里可能是圣殿布下磁场,只不过是被圣焰大陆利用,此时遭到破坏,中洲可能会沉没,特殊通道也有可能会消失……”

    “主子,夫人,你们快看那边。”赢戈忽然紧张地叫起来。

    两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远方的海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堵深蓝色的墙。

    水墙还在断升高,几乎要跟天空连在地一起。

    陌桑的面色骤然大变,马上大声道:“是海啸,快全速前进,不然我们全都得葬身海底,快呀!”

    使者一看也知情形不对,早就已经把船开到最快,一边简洛他们也不例外,两只小船飞快地朝码头的方向行驶。

    宫悯除了担心他们自身的安然,也担心正从风擎大陆赶来支援的军队,万一他们恰好在这个时间出特殊通道出口,岂不是重滔当日圣焰大陆的复辙,不由自主地抱紧怀中的娇躯。

    船飞快地前进,可是后面的水墙移动得更快,之前感觉还在天边,此时离他们却不完。

    看着越来越近的水墙,宫悯也也不由变色,把怀中的娇身抱得越来越紧,这回就是再大的风浪也不能分开他们。

    陌桑紧骒偎在宫悯怀里,紧张地看着高大得,已经遮住一方天空的水墙。前世通过视频见识过海啸的破坏力,眼下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知道有多么震憾,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太渺小太薄弱。

    “夫君。”

    “抱紧我,不怕。”

    陌桑紧张地唤一声宫悯,宫悯马上出声安慰。

    那边简洛、沈若尘、唐少、天昭的面色也煞白,他们何曾经历过如此可怕的海难,希望老天爷保佑。

    海啸的速度实力太快了,陌桑只感到海平线在升高,就像是有一只巨大的船,把小船一下子抛出十几里远,同时也把船上的人统统抛离小船,巨浪把他们卷入大海里面,推着他们继续前进。

    冰冷的海水里,宫悯紧紧抱着陌桑,陌桑也紧紧抱着宫悯。

    两人的武学修为不凡,可以在水中坚持相当一段时间,只希望这场海啸能尽快过去,大家都平安无事。

    宫悯抱着陌桑,完全不敢告诉她,正有三艘战船和军队从特殊通道中赶来,大概就是在这个时间到达。

    真是一声可怕的大灾难,希望他们能平安无事,不然怀中的小女人会内疚一生一世。

    风浪不仅卷着他们往前冲,连在码头附近交战的庞大战船,此时也没有重量的模型,被巨浪推着往前走,而前面就是居住几百万人的中洲圣地。

    若初命人把船开会码头后,就关闭所有出入口,所有人统统躲进船舱里面,希望能躲过这场浩劫。

    此时他最担忧的是宫悯和陌桑,不知他们是否也圈入风浪中,其次是马上要从特殊通道出口出来的艘战船。

    而此时此刻,中洲圣殿内,面对眼前的灾难,殿主长叹一声道:“那小丫头到底干什么了,竟然弄出这么大风浪,是想要把中洲毁掉吗?”

    院长干笑两声道:“那个丫头去到哪,哪就不平静,慢慢习惯就好。”

    “本殿主不想习惯。”殿主怒吼一声,冲着院长大声道:“告诉你,如果中洲毁了,我们就搬到你们风擎大陆。”

    “求之不得呀。”院长不以为然,摊摊手道:“丫头这么闹腾,还不是为帮你们解决外面的烂摊子。中洲可是天下所有人眼中的的圣地,想不到竟然收拾不了十几战船,传出去也不怕丢脸。”

    殿主被院长呛得说不出话,梵副殿主马上道:“我们也有武器,只是我们的武器杀伤力太大,不能轻易动用。”

    副殿主抢回主动权后,殿主马上道:“我们要是出手,你们风擎大陆的战船根本不够看,我们是不想破坏这片天下的自然环境,否则几千年后,将会有另一个圣焰大陆产生。”

    “懒得跟你争。”院长担忧陌桑他们的安危,催着院长道:“你们快想想办法,赶紧把在海上的孩子们接回,他们若是有三长两短,别说是搬到风擎大陆,风擎大陆的海都不许你们进。”

    殿主翻翻白眼道:“你现在急也没用,小丫头破坏的可不是一条特殊通道,而是能影响整个海域的磁场,幸好这场海啸能在短时间内结束,不然的话大家就一起哭吧。”说完,白了梵副殿主一眼,计划可是经他首肯。

    梵副殿主马上假装看向别处,就听到院长大叫不好道:“糟糕,约定的时间到了,你们要依时打开特殊通道吗?”

    殿主和副殿主相视一眼,外面海啸正朝中洲扑过来,若在此时打开特殊通道,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事情,能不打开自然是最好的,可是眼下应该如何阻止。

    院长想了想道:“要不,传信,让他们终止行动。”

    殿主马上冷哼一声道:“你以为特殊通道是我家开的,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院长正想发火,就听到副殿主道:“上官院长,你也别为难我们,他们马上就要到中洲,而不是刚进入特殊通道。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希望风擎大陆的战船,经得住海啸的考验。”

    闻言,院长也只能认命,就听到一阵喜悦的声音:“太爷爷,所有人都已经完全恢复神智,解药没问题,可以发给大家服用,希望不会太晚。”

    上官尺素拿着一瓶药,一脸兴奋地从外面走进来,却看到众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不解问:“怎么了,难道外面那些疯子已经开始进化,我手上的解药已经没用……”

    话没说完,就被琉璃窗外面的境像吓到,指着外面好半天说不出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惊恐地问:“太爷爷,那是什么东西,是龙吸水吗?桑儿上次就是被龙吸水带走到坤灵大陆。”

    “是海啸。”

    院长冷断地告诉曾孙,跟他解释这是海难的一种。

    清楚情况后,上官尺素马上大叫:“不好,若初他们还有船上,他们会不会有事?怎么不见桑儿和宫悯,他们是去救若初吗?外面的情况这么可怕,他们要怎么救人,还是让他们赶紧回来吧。”

    上官尺素紧张地说了大堆的事情,在场几人面面盯觑,最后还是院长跟他说明情况。

    蓦然听到陌桑宫悯他们可能被卷海啸,上官尺素就像被雷劈到,放下药瓶道:“给我一只船,我去找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再出事。尤其是桑儿,以前为了风擎大陆的安危,她受尽了委屈,不能再让她出事。”

    “胡闹。”院长喝住上官尺素,大声道:“你现在出去就是送死,他们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他们不会有事,你就别出去给他们添乱,给大家添麻烦。”

    “还有,解药出来,你自己吃没,别忘了,你自己身上也有药。”

    “都不知道他们平时怎么教你的,连自己中毒也不知道,说出去我脸上都无光。”

    “还有,别一味的死学医,也要了解一下时局,你看看眼下的情况,外面的风暴是你一个九境能应付吗?”

    “胡闹!”

    “……”

    院长把上官尺素好一顿数落,就担心他会冲动地出救人,外面的事情根本不是人力能解决。

    他刚说完,就听到一道邪魅的声音道:“上官老祖宗,你这么说就不对,要知道他的医术可在他祖父之上,在风擎大陆像这般年纪,就有这般成就的医者可没第二人,就算死您应该含笑九泉。”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你才含笑九泉,你全家都含笑九泉。”

    院长马上喝斥,指着窗户外面道:“你看看,外面是海啸,宫悯和桑儿现在生死未卜,你们的战船马上又要过来,眼下却连中洲都有可能毁掉,你说该怎么办?”

    “当然是问他们呀?”

    颜惑漂亮的下巴朝正副两位殿主扬了扬道:“特殊通道,这么复杂难懂的东西,他们都能折腾出来,还会没有解决这种小困难的办法,中洲还有几百万百姓,他们不会放任不管,您老就干嘛干嘛吧。”

    目光落在旁边两只老狐狸身上,殿主和副殿主面带祥和的笑容,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颜惑可是不是上官尺素好糊弄,一眼就看出两个老头子在打什么主意,就是想摸摸风擎大陆的底,看看两虎相争到底那边更厉害。

    咳咳……

    殿主尴尬地咳嗽两声,看向副殿主。

    梵副殿主干笑两声道:“颜惑公子,话不是这么说的,昨天陌桑那丫头还说,让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颜惑听后冷哼一声,对上官尺素道:“上官,解药你也不用多制,够我们自己人用就行,或者是你看那个人顺眼就给他一颗解释药,反正外面那些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出了事人家也不会找我们麻烦。”

    “上官公子,医者父母心。”殿主马上出声劝止。

    “我的心都在朋友身上,现在是有力无心。”在颜惑的暗示下,上官尺素也学会打太极。

    “海面起变化。”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

    “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

    此时海面上,出现了几个大漩涡,好像要把一切都卷进海底深处。

    颜惑和上官尺素也一脸紧张、疑惑盯着海面,回头看向两位殿主,发现他们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殿主无奈地解释道:“这是几条特殊通道同时打开,还真是一场大灾难,希望他们能再坚持一会儿,还需要一点时间就能恢复正常。”

    梵副殿主长长地叹息一声,一脸无奈道:“你们看,真的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那处海域上的磁场和空间被扰乱,现在无论谁过去都会被漩涡吞没,至于正赶过来的人,我们也在想办法抢救。”

    “您的意思……”颜惑一脸严肃地看着两位殿主。

    “现在特殊通道开关不归我们管,只能听天由命。”殿主神情凝重,眼里的深沉,让人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大概了解情况后,颜惑不再出声,一个是自幼一起长大的发小,一个救过他性命的恩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陷入困境,是他为他们做点什么的时候。

    给了上官尺素一个眼,转身就往外面走。

    接收到颜惑的暗示,上官尺素马上跟着离开,至于两人去哪里,打算干什么,没有人知道。

    见他们离开,殿主和副主相视一眼,对院长道:“上官院长,我们去给大家送药,再拖下去,中洲几百万百姓就算没死在海啸中,也会死在圣焰大陆的阴谋里。”

    院长无奈,只得随着他们离开,先解决中洲内部的事情,或许两个孩子们还有一线生机。

    大海上,宫悯和陌桑冲出水面,趁着换气的时间,陌桑对宫悯道:“夫君,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大海,不然就算不被海水里的杂物撞伤,也会在力竭的时候被漩涡卷入海底。”

    海啸早已经过了,可是海底却像穿了几个无底洞。

    海水不停地往下流,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漩涡,仿佛能把在海里面的东西统统都卷走。

    陌桑和宫悯若不是修为过人,也早就被漩涡卷走,眼下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如何,只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吧。

    两人再一次合作,利用眉涧宫印之力,强行摆脱漩涡的吸力离开水面,两人踏水而行,快要到码头时,宫悯忽然惊喜地叫道:“桑儿,你快看,漩涡在慢慢消失。”

    刚才陌桑一直只顾着离开水里,并没有留意到围环境的变化,听到宫悯这么一说才注意,漩涡在消退。

    看到这一幕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夫君,我们安全了,不会再有危险。”

    陌桑一把抱住宫悯,在他脸重重地亲一口。

    两人噗一下再次落入水中,陌桑却开心地大笑起来。

    宫悯愣一下,也马上把她抱入怀里,抹掉她脸上的水道:“别闹了,我们先上岸再说。”

    陌桑鼻子里嗯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脚踏大地他才会感觉到踏实。

    两人刚游了一会儿,就听到一阵熟悉的机械声。

    抬头向前方看去,一艘小船正朝这边开过来,机械船除了大鸿皇朝,只有中洲这里才有。

    想到这里,陌桑马上激动地大声叫喊:“哎,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你们快过来,救命啊,快过来救命呀!”

    船上的人似乎听到她求救,马上朝他们开过来。

    待看清楚站在甲板上的人时,陌桑马上兴奋地大叫道:“夫君,是上官和颜惑,是他们来救我们。”

    上官尺素和颜惑一看到海上平复了,马上就开船出来,没想到他们最先遇上的人就是宫悯和陌桑,没想到他们居然能这场灾难中活下来。

    上船后不用宫悯开口,两人就把外袍脱下披在陌桑身上,立即调转船头返航。

    陌桑回头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面上露出淡淡的忧伤道:“夫君,是不是除了我们,其他人都已经……”

    死她不敢说出口,可是他们确实是因她而死,若不是她让他们陪她出海,若不是她太过不小心,触碰到下面的自毁机关,也不会招来这样毁灭性的灾难,他们也不会葬身大海。

    归根结底,都是她的错,是太过自负,才闯下弥天大祸,连累这么多人枉送性命,心里一阵阵揪着痛。

    看到陌桑自责的神情,宫悯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扶着她的肩膀,一脸严肃道:“桑儿,那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你的本意是想救大家。现在你已经做到了,上官也制出解药,大家都会获救的。”

    “他们回不来了。”

    陌桑终于哗一声大声哭出来,她没有权利牺牲他们。

    尤其是简洛和沈若尘,两人在坤灵大陆上,真的很照顾她,他们是她的朋友。

    宫悯把她抱入怀里,无声地安慰,这些日子她经历的太多,早已经身心俱惫。

    无论她有多聪明强大,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七情六欲,在面对生死时也会伤心难过,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陌桑所以承受的痛苦和委屈,颜惑和上官尺素一直都看在眼里,此时看着她难过地放声痛哭,心里很不是滋味。

    噗……

    陌桑突然喷出一口血,昏倒在宫悯怀里。

    上官尺素马上陌桑检查,淡淡道:“别担心,桑儿是伤心太过,情绪太激动血不是经所致,回去我熬几剂药,调理一下就好。”

    颜惑看到后长长叹一声,淡淡道:“宫悯,我看桑儿也累了,我们先回去,其他事以后再说吧。”也不等宫悯同意,就让示意使者开返航。

    路上,宫悯烘干陌桑身上的衣服,对上官尺素道:“上官,我记得你有一种办法,是可以封锁人的记忆。或许忘记最近几年发生过,让她伤心欲绝的事情,桑儿就能重新开始。”

    “你要我封锁桑儿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