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曦儿,事到如今,我知道我说什么抱歉的话都没用,但我还是想把心里话说给你听!”

    见状,慕采馨担忧的冲牧何欢看了一眼。

    难道他真的准备这样跪着走过来?

    这么长的红地毯,又这么多的人...

    却见牧何欢微笑着冲她轻轻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

    “曦儿,我没有抱着任何目的接近你,那一次你在工厂旁遇到我,也不是我能安排的。”

    一步一步,他继续说的。他的目光始终凝在她的脸上。

    但她却撇开目光没有看他,只有距离她最近的郑少,感觉到了她浑身的微颤。

    他伸臂握住了她的胳膊,想要让她冷静下来。

    她摇头,低声哀求:

    “可不可以让他别说了,可不可以...”

    他也摇头,低声道:

    “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闻言,她怔怔的抬头,望进他鼓励的双眸。

    这...

    这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话难道应该从他嘴里说出来吗?

    现在正在举行的,难道不是她跟他的婚礼?

    “你说我什么都计划好了...”

    文一鸣的声音继续响在安静的大厅里,“其实并不是这样,我的计划里没有你,曦儿,我没有计划自己会爱上你...”

    他的话似乎是到了最精彩之处,众宾客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思远,叫人把他带走吧。”

    顾宝宝有些焦急的出声。

    毕竟这是婚礼,很多都是郑家的宾客,这样做岂不是让郑家夫妇难堪?!

    牧筱曦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终于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别说了!”

    她捏紧了拳头,整个身子紧紧绷着,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紧张:“文先生,请你不要再说了。”

    “不!”

    他目光黯然,唇角却勾起坚毅的线条:

    “曦儿,请让我把话说完。”

    因为宾客们纷纷的议论声,他提高了声调:

    “你可以怪我自私,可以怪我把你蒙在鼓里,曦儿,但你不能否认我爱你。”

    “之前我之所以会那样做,都是因为我爱你,或许我的方式有错误,但...”

    “别说了,你别说了...”

    她不要再听下去。

    因为再多听进一个字,她就会动摇一分!

    可是,随着话音的落下,他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曦儿!”

    他依旧是跪地的姿势,仰头看着她:

    “你知道吗?小的时候,别人叫我小恶魔,长大了,他们就叫我恶魔太子。”

    他的眸光专注又深情的凝着她,眼底却折射泪光:

    “我不想要做恶魔,我想做一个普通人。”

    所以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难的抉择,将自己的父亲送入了监狱,并斩断了天虎山所有涉嫌犯罪的利益输送链!

    而这也直接将他父亲的“事业”毁灭!

    “现在我是一个普通人了,为什么你还要离开我?”

    他痛苦的摇头:

    “如果没有天使的守护,你不担心我变回恶魔吗?”

    “你...”

    她咬牙,泪水却忍不住滴落,“你会吗?”

    四目相对之时,她才发现他憔悴了好多。

    原本不怒自威的眉眼,贮满的都是疲惫与伤心。

    “我会!”

    他看着她,“没有了你,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当他不想做一个囚禁天使的恶魔,那么他只能清除自己所有的邪恶,只求能清清白白的陪伴在天使身边。

    “曦儿!”

    他举起手中的花束,“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情,再也不会对你说任何让你伤心的话,再也不会做任何让你伤心的事情...”

    他握住她的手,泪光在眼角越来越多的聚集:

    “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我想要照顾你一辈子!”

    “你...我...”

    牧筱曦看看他,难过的撇开了目光。

    她不行!

    她怎能在与郑少的婚礼上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她不能!

    “曦儿!点头吧!”

    这时,郑少却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将本来要给新娘戴上的戒指放入了文一鸣的手中。

    文一鸣紧紧握住戒指,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郑少哈哈一笑,解下了领结: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现在这个舞台就留给你吧!”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牧筱曦:

    “曦儿,文先生是个好男人,以后你可不能这么任性了哟!”

    “郑少...”

    牧筱曦回过神来,心中已然明白: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

    郑少弯唇一笑:

    “我还相信爱情!”

    说完,他拍了拍她的脑袋,翩然走入了观礼的宾客中。

    虽然如此,他却也没有闲着,而是振臂高声问道:

    “大家说,筱曦要不要答应文先生?”

    大家被他的动作逗笑了,但也有些人回应道:

    “当然要答应!”

    他注意到回应他的大都为年轻的女性,便又高声问:

    “文先生算不算一个好男人?”

    这次回应他的声音更多了:

    “当然算!”

    他满意的点头,转而对牧筱曦道:

    “筱曦,你听见没有,如果你再不点头,你眼前的那个好男人就要被别的女人抢走啦!”

    闻言,牧筱曦终于破涕为笑。

    “我问你,”她俯视着文一鸣:

    “这些是不是你跟郑少商量好的?”

    文一鸣有些慌了。

    他摇摇头,又点点头,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说是,怕她再次误会他又偷偷计划着什么;

    说不是,却又是谎言。

    事实是,他得知牧思远非常看重郑少后,便匆忙的找到了郑少。

    在他数次的恳求下,郑少才答应帮他这一次。

    “筱曦,你不见我,你的家人也不喜欢我,我...”

    他眼神黯然的看着她:

    “我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所以你就去求郑少帮忙?你去恳求了他多少次?”

    她问。

    总之有很多次吧!

    毕竟这样的事情,做好了成为市井佳谈;

    做不好,连同郑氏的名誉也会被人当做笑话,所以郑少一时间难以答应也是理所当然的。

    “筱曦,”猜到他们对话内容的郑少忽然道,“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答应的吗?”

    她点点头,她想知道。

    却见郑少眨眨眼:

    “你如果答应文先生的求婚,我就告诉你!非常精彩的,你一定不想错过吧!”

    这...

    没想到他居然拿这个作交换,牧筱曦不由地嘟起小嘴儿。

    文一鸣看了心疼,柔声道:

    “别不高兴,曦儿,等会我告诉你。”

    郑少一笑,赶紧冲司仪使了个眼色。

    司仪立即会意,再次朗声道: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牧筱曦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文一鸣已将戒指套入了她的无名指。

    “喂!”

    她惊呼,他却冲她伸过手来:

    “曦儿,也帮我带上戒指吧!”

    看得出他非常期待,连眼角的泪光里都泛着快乐!

    只是,她真的可以让他的这份快乐继续保存下去吗?

    抬头,触及到妈咪的目光。

    那是鼓励与欣慰,赞同与高兴!

    而妈咪身边的爹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至于欢哥哥和乐哥哥,还有馨儿与雪宁,从头到尾都在鼓励着她!

    那么,她可不可以当做自己是被允许的?

    被允许后悔,被允许再一次去爱他。

    抬手抹去滚落脸颊的泪,终于,她鼓起勇气,将手中的戒指戴入他的无名指。

    见状,司仪立即高喊道:

    “新郎,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不知是谁带头开始鼓掌的!

    当大厅里响起一片欢快的掌声,她整个人都被搂入了他宽阔坚实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渴望的味道,她也伸臂紧紧的抱住他。

    原来,在餐厅里的时候郑少说得没有错。

    只要接受了他的求婚,就会得到想要的幸福!

    现在,她真的得到了!

    ——————————————————————————————————————————————————————————

    从今天开始,牧家又多了一个新成员。

    早晨的餐桌上,显得更加热闹。

    只是看看牧永乐身边,那个位置怎么又是空的?

    “乐乐,雪宁呢?”

    顾宝宝奇怪的问。

    牧永乐抓抓头发,闷声道:

    “已经去公司了,最近她很忙。”

    闻言,牧何欢看了他一眼,心里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但嘴上却没说。

    他比谁都清楚公司的事情到底有多忙,还不至于连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

    乐乐跟雪宁之间,肯定出现了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来到公司不久,章雪宁便抱着一大叠资料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哥!”

    她将资料往他桌上一放,长吐了一口气:

    “这些都是这段时间我处理过的重要事情,现在这些给你,方便你备查。”

    牧何欢挑眉,奇怪的问:

    “你给我干嘛?放在你那里,我有事问你就好了。”

    却见她摇头,又递上来一个东西,是她的辞职信。

    “雪宁,你这是...!”

    他皱紧眉头,希望能得到一个好的解释。

    “哥,这关系到我跟牧永乐的私事...”

    到了现在,她没必要再遮掩了,“所以还请你批准。其实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真的很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闻言,牧何欢凝视了她几秒,依旧将辞职信给扔了。

    “雪宁,想休息可以,我给你放二个月的长假,辞职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提了。”

    随便吧!

    章雪宁耸肩,反正她已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有个交代了。

    “哥,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答应。”

    见他点头,她微微一笑:

    “这件事让我自己跟牧永乐说吧。”

    因为,她还有一些话想要跟他说呢!

    然而,待她回到办公室,却见牧永乐正坐在她的办公桌旁。

    看上去他应该是在等她,但不知为何满脸怒气。

    “宁儿!”

    见她走进来,他立即起身,将手中的文件丢到了她面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走上前看了一眼,心中微微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很奇怪吧!”

    他咬牙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