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红云中传来阵阵怪笑,遮天蔽日的黑云笼罩四方,透不出一点光,无数红色闪电朝着辰星而去,辰星一挥手,圣光之愿铠甲瞬间着体,一点圣光如同黑夜中升起的明月,白光朦胧中,一面圣光盾出现,宛如实质般堪堪挡住了所有雷电,时空之神身体一晃,已经出现在尼古拉斯身后,双手在虚空中一抓,如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栓件抓裂了那片天空,但是尼古拉斯却已远远的遁了开去,黑暗中,他的身体明灭不定,让人看不真切,两支巨大的黑色翅膀扑扇着。

    “万剑式!”辰星大步而去,如一道流星划过,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招式。一时间似有无数利刃笼罩四方,空间都不稳定的颤抖起来,尼古拉斯双翼合拢,蒙蒙黑光凝聚,所有的利刃打在其上面竟未能切开防御,这让辰星诧异不已,万剑式是以无数攻击瞬间叠加来爆发的,那集合万千攻击于一点的威力竟然被挡下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尼古拉斯也心惊不已,刚才差一点就被破了防御,再来一下肯定挨不住。而就在辰星就要有所行动的时候,虚空之中一阵波动,一束光芒毫无征兆的从他背后击中了他,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蔓延全身,一道黑影从虚空之中显现,光华闪动,摇指辰星,而此时,辰星的左肩被完全洞穿,这还是他突然心升感应而偏了偏身体,不然此刻被洞穿的,只怕是心脏!好可怕的攻击,好快的速度!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最让辰星感到恐惧的是,他竟然无法动弹了!这个发现让他惊骇莫名!

    “很奇怪吗?”来人漫不经心的说道。辰星咬牙切齿,道:“安东尼,是你,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当日在普斯托,辰星还记得,安东尼曾经帮过自己。

    安东尼大笑,充满了嘲讽的味道,道:“真想不到,你竟然会是光明神的儿子,我还以为你只是安多哈尔的幸存者而已,早知道当初就该杀了你!”他的身体在空中一晃,再出现之时,已经是另外一副摸样。

    “是你!”辰星大叫,他还记得,记忆中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他,想不到他竟然改头换面,就隐藏在所有人的眼光之下。

    “没错,就是我。”安东尼大笑道:“当初没有杀了你,不过今天也一样,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说完,又是一道光束直射而来,辰星大惊之下想要闪躲,可是这该死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恶贼敢尔?”时空之神大怒,就要上前营救,只可惜被尼古拉斯拦截了下来,两人战在了一起,鬼哭狼嚎,天地变色,眼看那光束就要击中辰星,在龙心儿就要呼喊出声的同时,突然一抹蓝光如惊鸿一般闪过,然后是如同惊雷一般的爆炸,狂乱的能量流吹得人皮肤生疼。海神手持三叉戟自远方踏浪而来,波涛阵阵不绝于耳,显然刚刚就是他帮辰星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他冷冷的看着安东尼,战戟前举:“小贼,吃你海爷爷一戟!”

    “到底怎么了?”辰星满头大汗,大惑不解,正是时,胸口的星辰图再一次自动浮现,而内里原本朦胧的光景如今已经清晰可见,云雾缭绕中,守护神殿立于云端,神秘而庄严,而此时,那里有阵阵龙yin和虎啸,辰星正要仔细看清楚,却见星辰图中飞出一物,准确的说,是被呀呀和小雷龙给追出来的。

    这是当初在普斯脱城,辰星层借助安东尼的力量打开了这片失落的光明世界,将唯多利亚斯和他带来的那具邪恶干尸斩杀,然而此时,出现在辰星眼前的,竟然就是那具尸体!!他不是被自己斩杀了吗?怎么会辰星猜测之时,呀呀已经变神完,威风凛凛的追了出来,紫色小雷龙如今已经长大,也跟着追了出来,小黑亦步亦趋,随着他们的出现,辰星发现,自己可以动了,同时,一股伟岸的力量自星辰图中传来,紧紧的渗入他的身体里,这是一种来自灵魂般的联结,秒不可言,仿佛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枷锁,让辰星忍不住仰天长啸,澎湃的力量在瞬间充满全身,甚至连刚刚受的伤都好了。

    辰星看向战场,只见那邪恶干尸径直的朝着安东尼飞去,和他联手大战海神。

    “你这恶贼,竟敢用他人尸身练制分身傀儡!”时空之神大喝一声,虚空中一只大手猛拍而去。

    分身傀儡?辰星记忆中有过这种描述,据说是圣光秘术中的一种,这种秘术要先将一个人的血生生的放掉,再以能量和自神精血灌输温养,用药物和圣光术练制而出,练成后的傀儡会和主人密切联系在一起,主人可cào控他的一切。辰星到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早在当初在普斯脱的时候他就已经布下陷阱,将分身傀儡放置到星辰图之中,难怪自己多年来一直感应不到星辰图的里,也无法自主打开它,想来多半是这分身亏累在做怪,难怪有一次小雷龙会惊恐的从星辰图中跑出来,说里面有怪,更难怪他会派光明圣女花间舞去寻找安多哈尔,想来定是这邪恶的分身傀儡在星辰图中的守护神殿里找到了相关资料,这才派人去人鱼族,难怪很多问题,几乎在这一瞬间全部想通,辰星不再迟疑,命呀呀三只异兽前去支援时空之神,他自己则持剑杀向安东尼。

    “安东尼,你已经没有任何集机会了,告诉我,还有一个人去哪了?”激战中,辰星一剑封住了邪恶分身的攻击,问道。他说的另外一个人,自然是当年和他们两人一起的那个。安东尼躲过了海神刺来的一戟,道:“你对面这个不就是”

    “什么?”辰星大吃一惊,安东尼这家伙竟然将这第三人活生生练成了自己的分身,真可谓歹毒至极。

    “小心!”就在辰星错愕中,安东尼手中长剑迎风暴长,向着辰星斩来,势要将起斩杀,只可惜辰星压根不给他机会,虽然他心计很深,想利用辰星听到消息时的短短错愕将其一举杀死,但是他低估了辰星的实力。就在刚才,他获得了星辰之怒的部分力量,原本就已经站在颠峰的他更是无可匹敌。只见七彩霞光之中,光明圣剑变成通天巨剑。

    “哐铛!”激烈的撞击让天摇地动,一剑之威容同天降,辰星马不停蹄又是一个斩剑式斩出,狂暴的火属性魔力硬生生的撑开了整个空间,似乎连虚空都燃烧了起来,一剑将安东尼斩得笔直砸入地面,然后更是接二连三的狂暴斩击,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凝剑术和快剑决的联合攻击让这方天地都变得不稳定起来,漫天的天火将安东尼和他的邪恶分身笼罩了进去。

    “不,不你领悟了奥术的力量,不”安东尼凄厉而惊恐的声音从天火中传出,一声比一声让人震惊。当天火熄灭的时候,他和他的邪恶分身早已经烧成了灰烬。而远处,尼古拉斯心惊不已,奥术的能量太恐怖也太神秘了,他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在突破,可就是无法领悟其中的奥秘,如今看到安东尼的下场,他感觉很不秒,顿时虚晃一招,向着远方遁去,只可惜,远方的天空一阵真波动,四元素之主从虚空中走来,定住了那片空间,让他不得不退回来。

    “你死吧!”辰星又摆出了那奇怪的姿势,梦幻一剑准备就绪。

    “不要”就在辰星事在必发的时候,芬兰的声音带着凄厉:“他是芳芳的父亲啊”

    “什么!”辰星大经,梦幻一剑硬生生的偏了偏,那无坚不摧的气旋从尼古拉斯的身旁呼啸而过,将他的整条手臂撕扯掉,血水如泉涌一般漫天洒下。

    “给我让开!”尼古拉斯顾不得左肩处传来的阵阵剧痛,状若疯狂,他气急败坏的掷出两根箭矢。

    星辰矢!最后两根星辰矢!辰星瞳孔急剧收缩,如此近的距离,在辰星大惊之下根本无法闪躲,辰星不得不向后暴退,然而那星辰矢似是锁定了自己,紧紧的跟在后面,以辰星的速度竟然摆脱不开。辰星冷汗淋漓,正苦思对策之时,眼角的余光一撇,顿时惊掉了一身魂。芳芳不知何时,竟然从下面冲了上来,来到了他身侧不远的地方。

    “坏人哥哥”、

    “不要过来,快”辰星的心里猛然咯噔一下,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好象被雷劈中了一样,完全石化。那张清丽脱俗的俏脸一下子出现在眼前,一抹血花洒在了辰星脸上,柔弱无骨的手儿轻轻的推在辰星身上,似要把他推开,触目惊心的红色从她的胸口透出,星辰矢那诡异得幽暗光芒带着噬血的妖yàn从那里露出一截。然后,辰星的世界嘎然崩塌。

    再一次!芳芳为了他,不顾生命的用身体去救他!即使失去了记忆,依然那么的执着!

    “不”辰星撕心裂肺的嘶吼,双手没有意识的抱住芳芳的身体,惊慌失措,他已经意识去思考为什么尼古拉斯会是芳芳的父亲,也没有意识去思考,为什么芳芳会出现在这里,灰暗的世界将他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