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

    昆仑,三千里雪莽玉龙,常年不化的冰雪,凛冽刺骨的罡风。

    这里是一片单调的茫茫白色世界,在这片白茫茫之中有一个缤纷多彩的秘境潜藏在群山连绵之中。

    这处特殊的秘境正是昆仑派所守护的瑶池界。

    如今的瑶池界与陆玄第一次到来相比已然是焕然一新的模样,充沛的灵气让环境显得更加的干净而纯粹,这里的一切都是一种清晰的澄明。

    尤其是曾经干涸的湖坑,如今重新蓄满了湖水,湖面呈淡淡的金色,水面微漾间,映射出斑斓的彩色光,梦幻而惊艳。

    湖水荡漾,溢出一层乳白色夹杂着淡金星点的薄雾,流淌在湖面,从四方向湖中央聚拢,那里有一柄玉石水晶般的三尺长剑悬浮,薄雾缭绕,长剑在有规律的微微起伏,仿佛是在进行呼吸吐纳,隐隐传出龙吟之声。

    陆玄盘膝坐于湖边,他身下地面上有一道道霞光流转的金红色神秘符文,形成一个将他围起来的圈。

    圈外,一条条金红色的线延伸出去,铺满了整个瑶池界的地面。

    若是从上方俯视,就会发现,整个瑶池界的地面上都覆盖着一道道金红色的纹路,条条纹路组成条条龙形符号,最终构成了一张巨大的阵图。

    最中心的仙池就是阵眼。

    阵图上一道道阵纹上霞光游走,符纹流动着淡淡的神曦,仿佛有一种古老而苍茫的宏伟力量在逐渐复苏。

    只是这阵图看上去很神秘,与其说是一种阵法,倒不如说是一种古老的祭祀图案。

    而祭品,则正是盘坐池边的陆玄本身。

    “昂吼———”

    隐隐约约之间,像是从无尽遥远之外传来的一道龙吟声,在灵魂最深处响起。

    比诸天时空更远、比无限维度更深。

    冥冥之中,陆玄心灵升起一种似明悟似蒙昧的感觉,一道恢宏神圣的目光落在他最本质的灵上。

    那是难以想象、无可描述的伟岸存在,终于,穿透无限遥远的距离,跨过无尽时间与空间,与祂建立起了一丝联系。

    而同时,在这一瞬间,整个祭祀阵纹如同苏醒的巨龙,伸展身躯。

    春之青涩、夏之灿烂、秋之肃杀、冬之凛冽,四季之力流转。

    白昼与黑夜,阴与阳交合,时光流转之力。

    诸世最古老的幽冥,生与死的轮回,支撑九幽之力。

    那种权能,专属的伟力泄露出一丝丝,如同赞歌,礼颂其名。

    每一条纹路都绽放出比太阳更炽盛的光,无尽的光瞬间淹没了整个瑶池界。

    ……

    陆玄经过一瞬间的混乱之后,清醒了过来,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片灰蒙蒙的奇异世界中。

    他此时正处于一片“星海”之上,脚下是无尽数的点点星光,组成了一片海。

    片刻后,一朵浪花溅起,海水向上冲来,拉进了一丝距离,他看的更清楚了些,脚下的根本不是星海,而是一片世界的海,每一滴海水,都是一方世界,有广阔的大陆,真正的大海,满天的星辰…

    这里,是界海之上,是世界之上的世界。

    或者不能说是一方世界,因为这里没有空间中上下左右的概念,也没有时间上的前后,上下四方不定,古往今来不存,过去即使现在即使未来。

    层次不到的生命不应该能存在于此处,也不会有所感知,他之所以能在这里“看”到上下左右,感知到时间前后,似乎是因为“上”方一个宏大如太阳的光团,投下一缕光牵连着他,这是一种庇护。

    他明悟,这就是他外挂的真正本体,一个超脱界海之上的太阳。

    此时,太阳却正在被一条赤色的龙影缠绕,两者似乎是在角力,渐渐地僵持住了。

    见此,陆玄非但不忧虑,反而面露喜色。

    祭祀烛龙之阵,以己身为祭,呼唤支撑九幽之龙。

    但他身上有个不知底细的金手指,或许比烛龙更强,会直接吞噬烛龙的力量,最坏的情况是没有烛龙的力量强大,那就完肚子了,到时一切皆空。

    现在的情况是最好的预演,两者力量相等,僵持不下,同时死机了。

    在烛龙神力的压制下,他半步超脱出了金手指的约束,系统空间中的力量不在虚幻,而是真正的归他所有。

    ……

    某国有神秘基地。

    “报告首长,昆仑山出现一道巨大的光柱,通天连地,有非常剧烈的能量反应,就近区域的卫星、探测仪等设备瞬间被摧毁失灵,只能隔着一定距离进行监控”

    国字脸的首长沉着脸,面色凝重的看着屏幕中模糊不清,且正在剧烈抖动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