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老牛手中拿着一根防爆棍,穿着漆黑的保安服站在门口,腰板笔直,保安服穿在他身上,硬是被他穿出了军服的感觉。

    平静的目光扫视这校园门口的每一位行人,确保不会有任何不法之徒闯进校园。

    进入校园的孩子,见到它,脸上虽然有些陌生,却还是甜甜地喊上一声"牛爷爷"。

    老牛的身上自然是披着人皮的,这张跟随了他几十年的人皮,虽然早已千疮百孔,但还是能够让他化为一个和蔼老人的形象。

    如今还来幼儿园的孩子已经很少,加上自己的孙子,也就十几个,老牛注意到这些孩子身上的衣服都很朴素,家长的穿着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赤县虽然很小,但是也是有一些家境富裕的有钱人的,不过他们孩子大多都在公立幼儿园,如今很有可能在家里呼呼大睡。

    这些家境富裕的小孩不必担心自己的未来,他们的父辈早已积攒了足以让他们无忧无虑生活一辈子的财富,不上学也没什么关系。

    更何况幼儿园也并不是传授知识的地方。

    如今还能把孩子送进学校的,要么就是神经粗大的,要么就是有苦衷的。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赤县已经不安全了,把孩子放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就连许多老师,也不愿意冒着危险回学校上班,毕竟一个月就那么点钱,玩什么命啊……

    可也有一些人不得不把孩子送进学校的家乡,他们没有太大的本事,也无法留在家里陪伴孩子,因为不出来工作,他们就无法生存下去,把孩子丢在家里面一个人,他们也不放心,跟着他们更不放心。

    凯旋幼儿园这十几个孩子,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情况。

    很快孩子们就全来了,老牛心中计算了一下,确认所有孩子都来了之后,便要将大门关上。

    随着厚重的铁门缓缓关闭,老牛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可还没等它这口气完全松下来,一只粗壮的手掌猛地伸了进来,挡住了大门。

    "这么着急关门?你这只老畜生是在害怕我么?"手掌将大门掰开,一个光溜溜的大脑袋伸了进来,与此同时,一种阴冷的气息悄然弥漫。

    老牛心中一紧,抬起防爆棍戳了过去。

    它虽然老了,可一身上阵杀敌的本事还没有落下。

    "嗷!"

    突如其来的防爆棍让来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狠狠戳在脸颊上,让它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你这个该死的老畜生!"

    它退后了几步,捂住脸颊,恶狠狠地盯着门缝后面老牛那张古井无波的苍老脸庞,眼睛中的血丝几乎要跳出眼眶。

    老牛脸色戒备,横棍于胸前,作出防守的姿势。

    苍老的身体,让它能发挥出来的力气已经远不如年轻时候,否则刚刚那一戳,门外那只怪物的脑袋应该已经被它戳爆了才对。

    "嘭!"

    铁门彻底关上,老牛却没有丝毫放松警惕,面庞微微一抬,看向那个飞跃铁门的黑影,同时手中的长棍丝毫没有停歇,宛如疾风暴雨一般,向对方砸了过去。

    那身影似乎没有飞行能力,在空中无处借力,被老牛打得嗷嗷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