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如果说毁灭了一座世世代代的先祖留下来的王图霸业,只为了一个人。

    帝默黔肯定是愿意,而且无悔无怨。

    只想要将她锁在他的身边,只需要现在的他。

    他已经不习惯没有帝安乐在他身边的日子,已经拥有的,失去那将是痛彻心扉的,他不想要品尝那份痛苦。

    只有安乐在他的身边,不论是什么。

    他都可以舍弃。

    帝王位,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与安乐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不论是年少的帝默黔,还是未来的帝默黔。

    占有欲,向来都没有变。

    他只想要将安乐锁在身边,不会让她离开,让她时时刻刻就在他的眼前,恨不得将她锁在怀里,哪都去不了。

    帝王欲,向来就是与生俱来的。

    只想要将安乐锁在怀里。

    只是小乞儿,却不是乖巧的。

    总是逆着他的意思去办事,总是自作主张,他想要教育她,可是却舍不得伤害她,见到她一身的伤,更不想伤她。

    而现在又是为了他,才去想要娶馨妃。

    他又该拿什么去留下她呢。

    小乞儿,在他的心里是一个块玉,是想要好好的宠爱的,可是这块玉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这些想法都是为着他的,没有办法去强势,害怕伤了她,也舍不得伤她。

    或许……已经留不住她了。

    ————一曲安乐,误终身。——————

    安乐并不知道帝默黔的想法,她只想着怎么样也要将馨妃娘娘带到大魔王的身边。

    大魔王一直都是在为着她在舍弃着,她无论如何都要替大魔王带一件真挚的,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人或是东西回来。

    只是在帝默黔的心里。

    最真挚是她,是她,帝安乐。

    “濮阳帝,你先去墓地,打开墓地的通道!”

    安乐命令着濮阳帝。

    濮阳帝的眸子一亮,听从着安乐的命令,加快着速度冲向着墓地。

    而安乐所在的宫殿正迅速的爆开。

    安乐也很清楚……

    急忙忙的快速的奔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她此刻庆幸着大火烧的只是她的身体,没有伤到脚,如果脚受了伤,恐怕她现在已经是跑不动了,会被炸死。

    砰!

    砰砰砰!

    爆炸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边,安乐扑向地上扑着头,过了一会回过头看的时候。

    粉碎粉碎。

    刚刚还存在的宫殿,此时就只剩下一团灰。

    一团堆的厚厚的灰尘,其他的什么都不剩下。

    这个大寒若是没有帝王,宫殿会灭,什么都不剩下。

    这个大寒国也会从此都消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世世代代的帝王君都不愿意让这个大寒国,这个辛苦建立起来的大寒消失,从而让濮阳帝入住在他们的身体里。

    只为了守护住这个大寒帝国。

    可是到了这一世,大魔王却是因为她,而舍弃了整个大寒帝国。

    恐怕大魔王早已经知道这后果……

    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说,而她只是简单的想着,大魔王与她离开后,灭的可能是大寒的国王而已。

    也有可能大寒被其他的帝王给占领着。

    就此而已。

    她想的,所知道的,永远都没有大魔王想的多,知道多。

    这一切都是照着大魔王一早就知道的剧本在走着。

    而她可能是个未知者。

    在大魔王的剧本里是个未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