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准提道人重重一拳印上乾坤鼎。轰得守护周身的混沌色护罩寸寸崩溃,乾坤鼎哀鸣一声,没入红云老祖顶门。

    红云老祖扛不住沛然莫御的法力,步入结拜二弟镇元子的后尘,深深地嵌入身后的墙壁之中,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

    收起七宝妙树,准提道人拖着一溜长长的残影流星般欺身至女娲娘娘近前,闪电一拳轰出,直取那高耸的**之间。

    女娲娘娘羞怒交夹,欲要闪避却来不及,甚至连留给她格挡的时间都没有。堪堪及体之际,清亮的剑脊挡在准提道人的拳头和女娲娘娘的胸口之间,金铁交鸣声中挡下了这一拳。

    不可避免地受了一些拳风劲力,女娲娘娘娇颜上殷红一闪而逝,受了一些轻伤,却这样不住浓浓的喜色。些许小伤无关紧要,免去受辱才是最值得欣喜的事。

    待看清来人,准提道人止住攻势,负手悠然站立,淡淡微笑道:“陆久,你来得可真是及时啊。再过十个弹指。你就要为他们收尸了。”

    陆久无暇理会准提道人,对他的言语恍若未闻,收回诛仙剑拥着女娲娘娘柔声问道:“娘娘,你没事吧?”

    女娲娘娘仰起娇颜,半是欢喜半是羞怯地看着陆久,雪白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红晕,声如蚊呐道:“你你还叫我‘娘娘’吗?”

    “娘娘说得不错,三弟还不改口吗?哈哈哈哈咳咳咳”

    伴随着两道熟悉的脚步声,身后响起熟悉的嗓音。陆久甚至不用回头,也不用神念察探,就知道是红云老祖和镇元子,前者定是挤眉弄眼,后者必然一脸微笑。

    “女娲”陆久拥了拥女娲娘娘香软动人的娇躯,扶着她盘膝坐下,微笑道:“你和大哥、二哥在此疗伤,看我为你出气。”

    言罢,陆久吻了吻女娲的额头,直起身来朝向准提道人。

    准提道人双手负后,挂着笑吟吟的表情,饶有兴趣地静静看着。他不是不想动手,而是明白陆久一定会防备着自己,而且身法和出手速度远胜于自己,根本不存在“偷袭”这种可能,此时动手不过是自折颜面罢了,徒惹人笑。

    “久闻你陆久是个风流浪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哪。我给了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也算是成全了你,你打算如何谢我。”准提道人一袭白袍,配上英俊的面容,洒脱的气质,温润的笑容,风度极佳。

    陆久哑然失笑道:“你可是让我也给你这样一个机会?”

    “我对女色不感兴趣。”准提道人摇了摇头。

    戏谑一笑,陆久看着准提道人幽幽道:“那头颅呢?你对自己的六阳之首应该感兴趣吧。不如我斩下你的头颅再奉还给你,这份礼物如何?”

    准提道人取出七宝妙树,执于掌中惬意挥洒,带起阵阵清音和一道七色彩虹,微微一笑道:“你若是有把握,大可一试。”

    这时,尖锐的破风声响起,杨戬浑身跳跃着乳白色焰光,来到陆久身后站定,稍稍一躬身道:“弟子见过老师。”

    陆久侧首过来微微颔首,吩咐道:“你在此守护,为师去去就回。”随后,扭过脸来再次面向准提道人,陆久淡淡道:“想必你也不愿意灵山在我们的战斗中灰飞烟灭,还是换个地方动手吧。”

    “悉听尊便。”准提道人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跨过遥远的星空。陆久手执诛仙剑垂于身侧,与转动着七宝妙树的准提道人相对而立。

    “陆久,动手之前且听我一言。”

    准提道人扬声将话语送到陆久耳畔,接收到对方等待的目光,继续道:“创始宇宙的主宰创始神,早有讯息传来,言不日将击溃鸿钧道祖进入盘古宇宙,想必此时他们之间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了。”

    稍稍点了点头,陆久神色不同,漠然道:“所以呢”

    准提道人继续道:“陆久,除却鸿钧道祖,盘古宇宙以你、我二人为尊。倘若鸿钧道祖遭遇不测,唯有你我二人合力才能击退创始神,保全盘古宇宙亿兆生灵。只要你同意,从今往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携手保全盘古宇宙,平分三界。”

    顿了顿,准提道人补充道:“我只要地仙界所化的半壁人间星海。”

    “不错的想法。”陆久直直注视着准提道人,似笑非笑道:“可是我该怎么相信你的话呢?拉斐尔。”

    听闻陆久松口,准提道人安心了不少。三百万年前见识过陆久的威势,若非有十足的把握,准提道人着实不愿与陆久为敌。

    究其原因陆久太可怕,时间掌控者太可怕。准提道人仓惶逃离时心胆已丧,见得陆久便势弱三分。

    更何况,他也需要拉拢一个盟友,共同面对携大胜之势而来,发现创始宇宙主神尽数陨落之后暴跳如雷的创始神。

    露出一个极具感染力的笑容,准提道人洒然道:“从今往后,大千宇宙只有盘古宇宙的‘准提道人’。再没有创始宇宙的智慧之神‘拉斐尔’。”

    “一个叛徒,有何信誉可言?”陆久摇了摇头戏谑道:“你可以背叛创始宇宙,出卖创始神;也就可以背叛盘古宇宙,出卖我。准提,别再白费心机了,无论如何,今**都难逃一死。”

    此时此刻,准提道人才明白陆久不过是在戏弄自己,心中升起浓浓的耻辱感,恨恨阴声道:“好!好的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能取我性命。”

    “你很快就知道了。”

    陆久冷笑一声,手提诛仙剑向前扑去,心念一动开启时间静止能力,挥剑直斩向准提道人的脖颈。

    准提道人法力爆开挣脱时间静止能力的禁锢,七彩光华一闪,将诛仙剑刷到一旁,与陆久交换一个身位,不无得意地微笑道:“三百万年前,我面对这招时间静止毫无抗手之力。可是你和文森特之间的时间能力对决,让我看明白了一点东西。因而三百完年后的今天,法力已经不在你之下的我能够轻松摆脱这一招。”

    陆久不言不语,放出戮仙、绝仙、陷仙三剑,四口绝世仙剑激起点点剑光如玉。罩定准提道人周身洒去。

    准提道人修的是速度法则,出手虽然不如陆久迅捷,却也能够勉强应付。一边挥舞着七宝妙树格挡,一边狂笑道:“陆久!你已黔驴技穷,且看我的手段!”

    话音方落,准提道人转守为攻,掀起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各种能力交替施展出来,最恐怖的是时不时出现的空间能力,神出鬼没而又威能浩大。

    陆久不惊反喜,嘴角微不可察地翘了翘。手中剑诀一转,诛仙、戮仙、绝仙、陷仙四剑勾勒出一道道剑光。往来纵横,交织成一张剑网,滴水不漏地抵御住令人眼花撩换的攻势。

    久攻不下,准提道人渐渐不耐,七宝妙树划出一道七彩祥光防御,而后亮出加持神杵爆出一团耀目的光华,包裹向陆久。

    陆久不作任何挣扎和反抗,甚至收回了戮仙、绝仙、陷仙三剑,任由自身被准提道人摄入世界之中,诛仙剑负在背后四下张望。

    准提道人自以为稳操胜券,悠然直视着正前方的对手问道:“陆久,你看我这‘伊甸园’世界如何?”

    “不错。”仿佛不是进入了他人的世界,而是身处自己的世界之中,陆久眉宇之间比准提道人这个世界的主人更轻松几分,毫不吝惜赞美之词道:“比起昔年只有孤零零的一座宫殿,好上了不知多少,尤其是”

    指了指那颗黄金苹果树,陆久继续道:“看着似乎很有灵气,也不知在诛仙剑下这股灵气还能保持多久。”

    准提道人心头一紧,情知对方已经洞悉了世界的阵眼所在,暗叹这颗黄金苹果树太过鹤立鸡群,明眼人一看便知。

    定了定心神,准提道人似笑非笑道:“果然好眼力。只可惜你认为我会给你留下出剑的机会吗?”

    说话间,随着准提道人一声低喝,整个世界的灵气蜂拥而来,悉数压迫向陆久。

    陆久陡然觉得周身压力大增,抬手一指顶门,五色毫光迸现,天地玄黄玲珑塔升起,垂下道道玄黄之气护定全身,神情立时转为悠然自得。

    准提道人眉心一跳,旋即掐动一个印诀,灵气形成一个个硕大的磨盘,碾压向陆久,冷笑连连道:“后天第一功德至宝,万法不沾,名不虚传。我倒要看看。你的法力能支持多久。我的耐心很好,等上一千年,一万年,一百万年总有耗尽的那一刻。”

    陆久淡淡一笑,不慌不忙一指脚下,太极图悄然出现,旋转着化为一座金桥,周遭百丈之内的灵气悉数被定住,变得温顺无比。

    “太极图!”准提道人又惊又怒,又羡又妒,情势已经不容许感慨疏导出这些情绪,连忙一指下黄金苹果树,飞来几个黄金苹果,化为精气融入体内补益法力消耗,准备纠缠上去消磨陆久的法力。

    陆久并没有留给准提道人这样的机会,脚踏金桥风驰电掣一般掠向黄金苹果树,同时放出戮仙、绝仙、陷仙三剑,与掌中诛仙剑合为一体,杀气冲天而起。

    准提道人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金桥轰然撞上黄金苹果树,诛仙剑紧随其后拦腰横斩,一挥而过,灵气逼人的树冠轰然倒下。

    阵眼被破,“伊甸园”轰然崩塌,准提道人心神遭受重创,“哇”地呕出一口鲜血。

    脱出世界之际,陆久脑海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忽然发现自己在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时,似乎越来越喜欢攻击心神,通过毁坏对方世界的方式。

    太上老君如是,准提道人亦如是。

    准提道人拭去唇角血渍,惨然望向陆久。身体的创伤微不足道,相比之下,心神所受到的冲击更令他难受一些。阵阵血气上涌,准提道人渐渐压制不住纷呈的杂念,色如淡金的面容痛苦地扭曲着。

    不留给对手片刻喘息之机,诛仙剑重新分化开来,陆久裹着四道凌厉无匹的剑光攻向准提道人,一剑猛烈过一剑,夹杂着心神攻击。

    猛烈的攻势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有余,准提道人忽然抱着脑袋哀嚎起来,扭曲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忽而狰狞,忽而愤怒,忽而淡然,忽而哀伤嗓音时高时低,忽男忽女,自言自语着吐出许多莫名其妙的话语。

    “拉斐尔,你竟敢背叛父神,等着受死吧!”

    “你这个卑鄙小人,只会背后偷袭,有胆子堂堂正正和我一决高下!”

    “为了追求力量,你就要背叛父神,背弃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吗?拉斐尔”

    “拉斐尔,难道在你心中,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比不上力量吗”

    “拉斐尔,我会在冥界一直看着你,等着你”

    面上现出癫狂之色,准提道人声嘶力竭地咆哮道:“费尔南多!因扎吉!里拉!伊丽莎白!西蒙尼!你们都已经死了!死了!!!为什么还要出现!为什么!!为什么!!!”

    陆久眼眸中带着淡淡的嘲弄望向准提道人,冷笑道:“原来你还没有完全炼化那些主神。这样的状态也敢和我动手,真是不知死活。就让我来做做善事,早些送你上路吧。”

    一抖衣袖落下一张阵图,迅速平铺着长大,形成一个阵法空间,把准提道人和自己一同纳入其中。扬手飞出诛仙、戮仙、绝仙、陷仙四剑分别悬挂四门,无量煞气凭空涌现,诛仙剑阵布成。

    陆久并未领悟空间法则,是以没有选择如同通天教主一般执剑攻击,而是震动诛仙四剑,生出剑光混合着煞气发动攻势。

    陷入癫狂之中的准提道人,在煞气的侵蚀下心神彻底迷失。面对一道道剑光连绵不绝地轰击,本能地舞动七宝妙树阻截,事倍功半。

    撕心裂肺的哀号声中,准提道人被几乎无穷无尽的剑光所淹没,彻底消散于大千宇宙,不留一丝残渣。

    幽幽叹息一声,也不知是心生悲悯还是兔死狐悲,陆久收回了诛仙剑阵,将静静悬浮于星空的七宝妙树和加持神杵这两件无主之物纳入广袖之中,飞身赶回灵山大雷音寺。

    于路见云中子、闻仲和阿弥陀佛依然相持不下,陆久并未理会,擦着三人的战场直飞向须弥星。

    甫一进入佛堂正殿,就发现除了杨戬之外,还有两人守护在旁,分别是多宝道人和孔宣。瞑目调息的女娲、红云老祖和镇元子三人有感,即刻扭头看了过来。女娲起身来到陆久身前,一脸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了?”

    陆久袖中取出七宝妙树晃了晃,含笑答道:“从今往后,世上再无准提此人。”

    女娲嫣然一笑,亲密地挽着陆久的胳膊,风华绝代的娇颜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正要上前见礼的多宝道人和孔宣乍然察觉两人之间的端倪,直愣愣呆在原地,只觉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红云老祖无良地大笑声响起。

    女娲顿时满脸红晕,触电似地放开陆久的胳膊,躲闪到三尺开外,含羞垂首。

    “咳咳,时间紧迫,不必多礼。”陆久尴尬地干咳两声,这才托词朝多宝道人和孔宣摆摆手,转而正色问道:“大哥、二哥、女娲,你们伤势恢复得如何?”

    红云老祖和镇元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答道:“无甚大碍。”

    女娲闻言一惊,心知发生了大事,立时摆脱了羞涩,肃容答道:“我已经痊愈了。”

    “好。”陆久点点头,满脸凝重之色,沉声道:“鸿钧道祖和创始神在盘古宇宙之外争斗,情况不太妙,我要即刻赶去帮忙。大哥、二哥、女娲、多宝、孔宣,你们跟我一起去仙界,助我出盘古宇宙。”

    五人齐齐颔首应诺。

    陆久又吩咐道:“杨戬,你去帮云中子和闻仲斩杀阿弥陀佛。”

    “弟子遵命。”杨戬躬身应下,径直离去。

    带着女娲、红云、镇元子、多宝和孔宣五人赶到仙界落日岛,陆久于路凭借充裕的灵气恢复了法力,一行人立于天命**之下,仰首凝望。

    “出了盘古宇宙,是一片没有灵气,没有尘埃,没有光线,什么都没有。我越过天命**之后,还要会会创始神,不能消耗法力。所以”

    陆久温润的目光扫过五人,微微一笑道:“所以,就要麻烦你们帮我定住天命**一瞬,一个弹指的时间就够了。”

    “三弟放心,交给我们吧。”红云老祖神态轻松地看着天命**。

    陆久忧心道:“大哥,千万不能大意啊。这个破轮子的威力很强,你们五个一定要全力以赴携手一击才有可能把他定住,还要注意保护自己。”

    红云老祖、女娲、镇元子、多宝道人、孔宣,这五个人都超越了空明境界,是盘古宇宙鸿钧道祖和陆久之下的最强者,个个自信到近乎自傲。

    听了陆久的言语,这才纷纷收起里里外外的轻视,郑重其事重重一点头。

    “动手!”陆久骈指成剑破开天命**的压力,随着他一声大喝,五人同时出手。

    红云老祖祭起乾坤鼎,混沌之气凝而不发;女娲祭起红绣球,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化为密密麻麻的符文附着其上;镇元子祭起地书,化作一大团土黄烟尘涌上。

    多宝道人出手声势最为宏大,盘古幡、太极图、东皇钟、乾坤鼎、诛仙四剑、江山社稷图、七宝妙树、加持神杵、定海珠、量天尺、混元金斗、河图洛书一次凝出数十件灵宝。

    五人之中,孔宣的法力最低,出手效率却是最高。身后腾起白、黑、青、红、黄五色神光,按五行相克之理,锁向天命**的五片叶轮白对青(金克木)、黑对红(水克火)、青对黄(木克土)、红对白(火克金)、黄对黑(土克水)。

    乾坤鼎、红绣球、地书、伪灵宝、五色神光,各种攻击或轰或锁,不分先后同时命中天命**,使得轮叶出现了一丝间隙。

    陆久早就顶着天地玄黄玲珑塔等待多时,觅得机会立时穿过天命**,再一次来到那片什么都没有的漆黑虚空之中。

    一击之后,红云老祖等五人个个法力耗尽,被天命**反弹的力量冲得气血翻涌,一个个纷纷被气势压得直直坠落,摔到百里之下的落日岛上。

    “咳咳咳”

    仰躺在布满蛛网一般决裂的土地上,红云老祖辛苦地咳嗽几声,直直注视着天命**,仿佛目光能穿透到轮盘之后,喃喃道:“三弟,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女娲挣扎着站起来,顾不上整理散乱的鬓发,仰头直愣愣盯着天命**,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