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岩隐的尘遁原界剥离之术。严格来说这已经不属于血继限界了,因为这个术拥有三种查克拉属性的变化,是凌驾于血继限界之上的血继淘汰。掌握这个术的人也只有二代土影无和三代土影大野木,但是现在大野木死后,这个术应该是失传了吧。这个术的强大之处,是可以将目标分子化,化为尘埃,也就是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可以说是十分bug的一个术了。

云隐的岚遁,使用者是五代雷影达鲁伊。云隐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血继限界,所以在某一个时期,云隐到处狩猎血继限界。云隐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被称为黑色雷遁的岚遁了,达鲁伊也凭借这个在与金角银角的作战中大显身手。不过在这之后达鲁伊就并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了,在博人中被桃式一击秒杀,也是有辱雷影的名号。在火影中云隐一直是属于强硬的**,因此并不怎么讨喜。

最后我们说木叶村,木叶村作为火影中的主角村子,怎么少的了强大的血继限界呢?从忍界开始柱间的木遁就是十分稀有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拥有压制尾兽的力量,而且柱间的细胞也为后世造成了深远的影响。除此之外木叶还拥有日向一族的白眼和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雾隐的青得到一颗白眼就像宝贝似的。看得出木叶的血继限界在外人看来是十分稀有的,并且十分强大。

难怪之前每个村子都想打木叶的主意,对木叶虎视眈眈,都是为了打木叶血继限界的主意吧,日向日足不就是为此事而死吗。仙人模式下的自来也实力超过了仙人模式下的鸣人,也就是"仙自">"仙鸣"。很多人会拿六道佩恩的战斗说事,毕竟佩恩打自来也的时候,是陆陆续续出来的,打鸣人却是六个一起上的,并且最后自来也惨死、鸣人却一举消灭六道佩恩,还靠着"嘴遁"让长门复活了木叶村的所有人。如果说你只拿结果说事,那么忍界没有人能够比上鸣人,因为靠着"主角光环"的他,基本上每一场战斗都能够逢凶化吉,可是自来也却没有这么走运。

自来也潜入雨隐村之后,面对的是完全未知的危险,当时的六道佩恩属于全员满状态。撇开长门暂且不说,单独一个天道实力大概在"超影"级别,同时剩余的五道实力全部在"影级"。单凭畜生道各种bug的通灵兽,说他实力影级都有点低估,毕竟地狱恶犬的实力远在妙木山的蛤蟆之上。自来也仙人模式下的体术攻击,被人间道一招挡下,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换句话说,起初自来也靠着仙人模式,需要一个人面对三个"影级"强者,断臂之后需要面对天道和五个影级。

自来也不知道任何关于佩恩的情报,在起初面对三个佩恩时,利用幻术全部解决,反而因为大意被修罗道扯断一条手臂。面对几乎满状态的六道佩恩,自来也又将一个佩恩拖进结界干掉。在不知道情报的情况下,自来也靠着仙人模式的加成,硬生生打败了四个"影级"。自来也的实力很强,尤其是召唤了两大蛤蟆仙人之后,进入仙人模式的他,实力硬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可是即便如此,六道佩恩终究还是满状态,当时的"战力天花板"并没有这么好破。

自来也死后,佩恩六道入侵木叶,可此时长门判若两人,智商完全不在线。你以为鸣人这场战斗打得非常漂亮?其实根本不是,鸣人在六道佩恩实力大跌、智商完全不在线的时候陷入了苦战。如果将此时的"仙鸣"换成"仙自",战斗很早就可以结束掉。六道佩恩此时入侵木叶主要是为了找到鸣人,可是全体分散看来遇上木叶众多的高手,其实包括卡卡西、丁次父子等人。长门背后操控六道佩恩,这样子分散战斗不停消耗自己查克拉,毕竟卡卡西等人可不是普通的忍者。

在损失了部分力量之后,长门选择释放"超神罗天征",结果六道佩恩的实力完全跌到了低谷。当时的天道暂时失去力量,其余五道的能力更是掉了一个档次。完全无法发挥力量的六道佩恩,竟然选择了一起出现面对"仙鸣",这不是"葫芦娃救爷爷"的做法吗?的确,我们看鸣人一开始打得十分流畅:一拳打翻修罗道、蛙组手打翻饿鬼道,可是这是的佩恩,实力绝对无法到达"完全无法发挥力量的六道佩恩,竟然选择了一起出现面对"仙鸣",这不是"葫芦娃救爷爷"的做法吗?的确,我们看鸣人一开始打得十分流畅:一拳打翻修罗道、蛙组手打翻饿鬼道,可是这是的佩恩,实力绝对无法到达"影级",因为超神罗天征已经将大体的力量全部消耗干净,即便是天道都在等到力量。

鸣人一开始根本没有想过干掉力量还未恢复的天道,反而选择从其他佩恩下手,可是其余五道当时的实力完全不够看。一旦天道的力量恢复,鸣人将会面临**烦。果不其然,鸣人在不暴尾的情况下,被天道佩恩吊打,三两下靠着体术直接猎捕成功九尾人柱力,结果这时候来了个雏田。长门也是闲着没事,非要和雏田动手,鸣人此刻开始暴尾,后面的剧情暂且不说。我们会发现,知道情报的仙鸣,面对佩恩能力大跌,却还是陷入了苦战,最后还靠暴尾才能赢,可想而知他和"仙自"的差距。

宇智波灭族事件了,这次事件对火影忍者的历史产生了影响,从此开创木叶忍者村的名门望族宇智波一族也只剩下独苗宇智波佐助了,而凶手宇智波鼬成了木叶的叛忍,同时也让鼬在忍界出名了,要论火影里谁最心狠手辣,估计也没别人了,也只有咱家鼬神了...

当然随着火影忍者剧情的推进,我们知道其实人家大鼬神也是身不由己,当年的木叶局势让他这个心系和平的忍者不得不作出选择,因为如果木叶发生内乱,别的忍村肯定会趁虚而入,到时候忍界大战立马开打,木叶肯定生灵涂炭啊!而且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为了大局着想,也为了最爱的弟弟佐助,鼬流着泪咬着牙挥刀向族人,只留下了弟弟佐助。

我们的佐助当时也被折磨的不轻,哥哥鼬对他使用了月读,让他反复看了族人和父母被杀的视频,当然目的也就是想要刺激一下佐助,想要让佐助开启写轮眼,事实上佐助当时也的确开眼了,不过他只开启了单勾玉写轮眼,这里还是得说一下,人家鼬当年死了两个队友就开启了双勾玉,带土死了一个队友,直接万花筒了,佐助被灭全族,只开了单勾玉...讲道理佐助的天赋好像不大行啊!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其实宇智波鼬早就对佐助暗示过自己的身份,但是佐助没有看懂。

为啥喵喵这么说呢?大家知道佐助最后终于跟哥哥宇智波鼬正面更刚了一场,这场战斗貌似佐助赢了,可是后来带土告诉佐助其实是鼬让着你的,一切的一切是这样的...知道了一切的佐助终于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后来佐助看着月亮的时候回想起了灭族那晚的事情,他具体回想起的就是两个细节。

第一个细节前面提到,灭族那一晚佐助怒开单勾玉写轮眼,他瞬间感觉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不少,于是他捡起了地上的苦无向哥哥扔去,鼬躲闪不及,结果一支苦无把护额给打了下来,对,就是上图那支苦无,这里喵喵可是百思不得其解,大家知道鼬神可是个玩苦无的专家级人物,理论上他更是个躲苦无的行家,再加上当时开着写轮眼呢,怎么可能会被一支苦无给打到头呢?更何况这支苦无还是年幼无力的弟弟扔的?所以喵喵断定,当时是鼬故意要佐助把护额射下来的。

第二个细节

宇智波鼬后来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护额重新戴在了头上,佐助发现鼬重新戴在头上的护额是戴偏的,鼬的眼睛里还流着泪水,泪水这个就不说了,本来佐助应该在心里问一下为什么鼬会流泪的,可是这个被佐助给忽略掉了,我们还是说一说鼬的护额。大家想想,如果鼬真的要背叛木叶的话,既然已经掉落的护额又为何非要捡起来戴在头上,佐助发现鼬重新戴在头上的护额是戴偏的,鼬的眼睛里还流着泪水,泪水这个就不说了,本来佐助应该在心里问一下为什么鼬会流泪的,可是这个被佐助给忽略掉了,我们还是说一说鼬的护额。大家想想,如果鼬真的要背叛木叶的话,既然已经掉落的护额又为何非要捡起来戴在头上?而且忍者们戴护额的动作已经是个习惯,又怎么会戴偏?

从上面两个细节就可以得出结论,鼬当时故意要佐助射落护额,然后重新哭着戴上,就是为了要暗示佐助,哥哥虽然灭了全族成为叛忍,可是虽然走的方向不同,但哥哥还是一个木叶的忍者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可是最后的最后,佐助才想起了这些细节,为时晚矣!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后,鸣人成为了第七代火影,而佐助则是常年在外调查大筒木一族,两人都已经成家立业,鸣人还能偶尔看见自己的儿女,而佐助则是几乎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佐助。

佐良娜一直都对自己的写轮眼很好奇,但是有没有佐助正确的引导,所以佐良娜曾经自己去查找过关于宇智波一族的资料,但是关于佐助的资料,连佐良娜这个亲生女儿都没有权限查看,因为佐助的资料是木叶的最高机密。

那么为什么鸣人要把佐助的资料,变成木叶的最高机密呢?其实一是为了保护关于佐助的情报,另一方面就是为了保护佐良娜了,因为宇智波一族曾经试图发动政变,而佐助更是曾经被判了木叶。

鼬之所以灭族就是为了能够阻止宇智波一族的叛变,因为在他看来,其实宇智波一族还是骄傲的一族,所以鸣人为了鼬也为了佐助,更是为了佐良娜,才会把宇智波一族的真相封存起来,这样才能不影响宇智波一族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