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然而今天跟陈大年一样哼着“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欢快曲调的人还有好几个,绝大多数都是西南兵工局下属的生产厂的领导,还有几个是双星城本地的地方厂的人。

  他们的目的跟陈大年一样,都是过来拜会港岛林氏集团的林茂林先生的,并就采购Emo—250B型真空镀膜机进行深入而又富有成效的沟通。

  有了黄通厂的珠玉在前,带着金丝边眼镜,显得温文尔雅的林茂也就不再拘泥于现金不现金,外汇不外汇的了。

  一律按照200万镀膜剃须刀一台的价格报给各个厂的负责人。

  本来因为手里缺少外汇而担心无法得到这样优质的高技术设备的各厂负责人,一听居然不用外汇,用生产的剃须刀就能抵,自然是乐得连嘴都合不上,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不就200万支镀膜剃须刀嘛,像谁拿不起似的!

  于是短短一个下午就有6个生产厂的负责人与林茂草签了采购协议,另外还有9个厂的负责人表示出浓厚的意向。

  不过这些厂的负责人多少还是谨慎一些,除了Emo—250B型真空镀膜机外,并没有如陈大年那般,豪气的连整条生产线都要。

  毕竟绝大部分产的目光都聚焦在国内市场,即便是摩拳擦掌,那也是预备着在国内的厮杀,根本没指望跑到国际市场上争雄。

  既然如此,只要把自家的产品在关键技术方面提上去就行,其他的只能照旧,毕竟往后的市场形势不容乐观,各个生产厂还得做好低价竞争的准备,若是高全套进口设备,成本一下子起来了,那还不得被同行的恶意低价倾销给搞死。

  不说别的,看看现在国内“高端”剃须刀的鬼样子就知道,后果会有多惨了。

  尽管再没出现陈大年那种一挥手就把整条生产线收入囊中的豪客,不免让林茂有些失望,但就成果而言,林茂今天真的可以用辉煌来形容。

  所有的剃须刀总量超过2400万支,按照目前国际市场上平均2美元一支来计算,他这一笔就是4800万美元。

  刨去1200万美元的设备成本和其他支出,3600万美元的纯利那也是相当惊人的。

  如此一进一出,可不是简单的发财,而是赚了台印钞机!

  所以林茂显得非常高兴,不但请了杜卫国吃了顿十分丰富的大餐,临了还将之前答应杜卫国通过贸易服务公司中转的佣金从60万美元提高到100万美元。

  平白无故多出40万美元,老杜今年的KPI算是提前完成,到年底加薪不一定,但升职那是板儿上钉钉了。

  没办法,西南兵工局下属的贸易服务公司领导来来回回换了七八个,班子更新了四五茬,非但没弄到一分钱,还得局里每年拨款贴补。

  以至于好好的单位愣是被弄成了清水衙门。

  如今杜卫国走马上任还不到一年就拿到了100万美元的外汇,且没投入一分钱,完全是净赚的局面,光凭这一手,一句:“懂市场,善经营,有能力!”的九字评语是跑不了了。

  所以这一晚杜卫国也喝了不少。